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SM刑事侦缉档案——注定耻辱的一辈子】(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事例:
  2020年,6月19日夜晚,在XX市XX街道,多辆警车停在狭长的小
区通道两侧,众多居民聚集在8号楼附近,悄声地在议论。当日6时许,该小区
8号楼一户房间内发现两具尸体,疑为煤气自杀案件,大批警员前来调查。
  据了解,死者是一男一女,均为三十多岁。附近的居民称,在19日半晚5
点左右,这户房间内就发出很浓的煤气味,于是有人向小区保安反映该情况。不
久,保安队前去察看,无奈怎么敲门也不见这家住户有所动静。于是保安队意识
到事故的严重性,选择破窗而入,并迅速打电话报了警!当保安队砸开窗户,冲
进屋内时,为时已晚,屋内的一对男女早已中毒生亡。据警方现在勘察做出断定,
首先死者男被涉嫌生前用强力掐死死者女,而死者女选择开煤气来与死者男同归
于尽。不过这背后还有诸多疑云。如死者男全身赤裸,从头到脚无一不见血色的
疤痕,而背部上则有许多被高跟鞋鞋跟践踏刮损的痕迹。而死者女的打扮,则更
让人惊讶。死者女,全身穿戴一身SM皮衣,脚上则穿着尖头高跟鞋,另外警方
还在现场找了了一直黑色皮鞭。据附近的邻居交代,当天中午左右,这家住户里
就传来了一阵嚎哭声,但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因为大家都认为这可能是别人
的家事而已。于是警方对二者的身份进行确认,发现死者男名为赵均,34岁,
生前曾为XX公司的总经理,并与该公司董事长的千金定过婚,但随后不知道什
么原因遭到解雇且婚事也就这么黄了。死者女名为何玲,生前曾为一家夜总会小
姐,芳龄33岁,未婚。由于案情过于离奇,警方随后传唤了死者生前的朋友和
家人。如死者赵均生前的未婚妻林雨萱……
               案情回顾
             第一章悲惨的童年
  「小玲,出来吃饭了」。
  「就来啦。」小玲(女死者何玲)用清脆的童音隔着门答到。屋里,一个十
二、三岁的小男孩趴在地上,口里类似缰绳一样叼着一条白色的丝袜。何玲骑在
他的身上玩的不亦说乎。
  「驾!驾!快点走,你这个白痴」名为何玲的女孩一边吆喝着下达命令,一
边用小手在男孩的屁股上使劲拍打着。「呜……」跨下的男孩因为疼痛,发出了
含糊不清的悲鸣,继续用尽全身力气向门前爬。
  「可以吃饭了,宝贝!」一个风韵的中年妇女站在屋外前叫道,她是骑在男
孩身上的那个女孩的母亲,而对于男孩她则是看也不看一眼,何玲从男孩背上下
来的时候,就和母亲去吃饭了。
  「去,笨狗,外面有一大堆脏衣服给我洗了,要是在洗不干净,有你好受的!」
中年妇女用命令的语气对累着趴在地上的男孩说道。可能男孩因为刚才被何玲骑
了太久,在加上自己本来就瘦小的身体,现在体力已经处于非常虚弱的状态。可
是那个中年女儿不依不饶,她打发女儿去吃饭后,走到男孩面前。一脚踩住了男
孩的头说道。
  「你他* 的,给我装死是不是!」说完,一脚狠狠的提到男孩的脸上。
  「一,二,三再不给我站起来,今晚叫爷爷要好好惩罚你!」男孩一听到爷
爷,心理上立刻感觉到了无比的恐惧。因为这个「爷爷」也就是何玲的爸爸,如
果说何玲像个小魔女,而何玲的妈妈是个女魔头,那么何玲的爸爸那就是个人渣,
不错何玲的爸爸就是个人渣子,而这个这个可怜的男孩就是故事的男主人公——
赵均。
  赵均出生于贵州一个的山区的贫苦农民家庭,父亲早亡,母亲则带着年幼的
赵均来到了山下一个县城里,给一家开小饭馆的家庭里当起了保姆。赵均也是个
心理上比较早熟的孩子,而且异常聪颖。四岁的时候就能背论语,识字上千,而
且还只是在乡村里偷听教师上课学到的,可以说赵均是个天才。可是他的命运确
实十分不幸的,父亲早死不说,还摊上了一大笔医疗费,自己家可谓炸锅卖铁也
不过九牛一毛,而赵均的母亲自从赵均的父亲死后,患有间接性精神病,一发疯
的时候就会对着赵均一阵暴打。可是这些都没什么,最不幸运的是母亲带他进入
了这个家庭,就是母亲给人家当保姆,一个在县城里开个小饭馆的一家人。
  这个开小饭馆的家庭里有三人,老板叫何大力,为人好喝酗赌,好吃懒做,
而且暴力成性。老板娘叫水花是大力的老婆,长得还算有点姿色,可是却摊上了
这么个丈夫,稍有不如意就经常被丈夫暴打。而水花,水花也确实是水性杨花,
她都不知道在外面背着大力有过多少个男人睡觉的经历。大力和水花有一个女儿
就是何玲,何玲可谓继承了父母所有的缺点,在外貌上她胜于自己的母亲,可是
似乎从小就带有一种胜于自己母亲的婊子味,性格上则和自己的父亲一样的残暴
缺德的。
  赵均来到了玄关,打开鞋柜。鞋柜里塞满了一大堆臭鞋破鞋,无论是大力的
还是水花或者是何玲的似乎都带有一股难闻的臭味。不过这些赵均也都习惯了,
因为他还有做的事情比这更多。来这个家里有四年了,四年里他的无论是身体上
还是心理上无一不受到这家人的摧残。而自己的母亲则在四年年前发疯离家出走,
而自己一个人则被孤苦伶仃的抛弃在这个将成为赵均一声噩梦的家中。
  「去,这双袜子也帮我洗了。」赵均在鞋柜取鞋子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何
玲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背后。她说话后,立刻脱下了自己的鞋子,一股浓浓的脚臭
味袭来。
  「今天腰疼,你帮我脱了吧!」何玲懒散的坐在了椅子上对着赵均的脸盘晃
了晃自己的的双脚。赵均当然明白了,何玲是在示意让她用嘴巴拖鞋。何玲这个
女孩,小小年纪就已经心如蛇蝎,而且非常歹毒。很多玩弄自己的花样,可以说
都是出自何玲的手笔。何玲看见赵均心不甘情不愿的,随后故意把一只脚放到赵
均的鼻前,赵均下意识用手挡着她的脚。
  「你在做什么,把狗手放开,你这个白痴!」何玲见赵均此行为,大感不悦。
然后就又抬起了另一只脚,两只脚直接贴在了赵均的脸盘上。
  「哈哈!好闻吗?白痴!别给我屏住你的狗鼻子,我要听见你的呼吸~ 哈哈,
快!」赵均当然不敢不遵命。持续了五分钟,何玲才把脚缩回,然后在让赵均用
嘴巴脱去一双绵袜子。
  「我同学家里养了一只贵宾犬整天在学校炫耀,我说我家的狗会说话会读书,
他们都说我在吹牛。今天我就要让他们好好瞧瞧我的人犬?哈哈!!!」原来刚
才的一幕幕都被何玲用手机拍下来了。老实说何玲家人经常爱干这种事,每天无
论怎么奴役打骂自己都喜欢用DV或者手机记录下来,似乎已成惯性。可是却从
来没有拿出来给他人观看。而像何玲那样的说要拿出去给同学见识见识,还是第
一次,这也让赵均感到了后怕。
  「小姐,求你不要拿出去给同学看!」赵均说着就跪了下去。
  「你他* 的狗娘养的。老娘要干什么事用得着你,他* 的最近很拽啊!」说
着一脚踹在赵均肚子上。
  「你TM的以后别再在我废话,我现在就要给同学看,看我家有个笨狗,哈
哈!」何玲对着赵均努一努嘴,然而二话不说的就穿起了鞋子背起了书包离开了
家。
  「绝对不能……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看到!」赵均起身后脚就冲了出去,等他
走到大门口时。
  「砰!」一个彪形大汉一脚对着身高只有一米三多,体重不到八十斤的赵均
胸口提到。顿时赵均整个人被踢飞了几米远,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这个彪形大汉
就是何玲的爸爸——何大力。此人满脸横肉,五大三粗,想必今天又是喝高了,
乘着酒力给了赵均这么一脚。
               第二章噩梦
  何大力本来力气就大,在加上酒力未醒。这么一脚,可把赵均替惨了,被踢
飞几米远的赵均感觉到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创一样,顿时一口鲜血从他
的嘴上吐了出来。只见何大力突然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裤子,锁上了房门,一股从
未有过的恐惧感在赵均身上再次席卷而来。
  「不要,不要,爷爷……不要」赵均用已经很微弱的身体哀求道,可是何大
力哪里会管这些走上前去,用女儿何玲刚才脱下的袜子赛到了赵均嘴巴里,然后
三两下就扒光了赵均的衣服。赵均不论怎么反抗对何大力来说也只是个手无缚鸡
之力。而且以不爽就狠狠的甩了赵均几巴掌。
  「你他* 的,婊子养的,给我跪下!」大力又给赵均的肚子来了一脚,赵均
无力的瘫倒了在大力脚前。
  「来,舔舔我的那里,」大力命令着,然后用手狠狠抓住赵均的头发,扯掉
刚才塞在赵均嘴巴里的袜子,一把就把赵均的头对着自己的下半身,一根粗壮的
yinjing,足足有20CM,一下子就伸进了赵均的嘴巴里。而赵均的嘴
巴到喉咙的长度却只有14CM,意味着这根粗壮直长的yinjing直直顶
着赵均的喉咙,使赵均痛苦不已,并且无法发出声音。
  「你他* 的,真没用!」见脚下的男孩根本无力抵抗自己这么强硬的「攻击」
大力没法,于是直接扑到赵均身上去,就和强奸女人无两样的对着赵均干了起来。
此时的赵均年仅12岁,而他就此失去了童贞,还是被一个大自己整整五十岁的
老爷们给干了,此刻的羞辱,绝望涌上赵均心头。许久后,大力的酒精清醒了,
看见赵均畏缩在床底下,浑身颤抖。
  「今天的事情别传出去,否则我要你好看!」大力说完后点了一根烟,然后
穿起衣裤又上班了。
  赵均实在是个太可怜的孩子,两岁丧父,家里欠了几万医疗费,虽然几万不
是很多,但对于赵均这个家庭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家里炸锅卖铁也还没赔上。
母亲则在父亲死去后慢慢的患上精神病,精神一时常就是对着赵均猛打。在赵均
八岁的时候带着赵均来到了山下县城,而母亲后来却又始终了,不知不觉的在这
个家庭里已经四年了。第一次来这个家中的时候,赵均还只是像个童工一样的在
小饭馆里给人端茶送水,洗碗做家务。可是后来母亲失踪了,保姆份内做的事情
也由赵均干起,他们一家三口欺负赵均是个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孩子,尤其是
伺候何玲,这何玲整天像个女王一样的驱使他。起先给这个家里洗衣服打扫卫生,
慢慢的给每天晚上伺候他们一家三口更衣洗脚,几乎成了专职佣人了。而后慢慢
的,他们连学校都不让赵均上了。赵均本来就聪明异常,学习对他是太简单的事
情,而且他本来就酷爱读书,他的内心里一直坚信读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可
是连这个权利也被这家人剥夺了,可以说赵均打心底里就讨厌这一家三口,甚至
是恨之入骨。后来随着进入花季,何玲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些玩弄赵均的花样,
已经不屑于让赵均给自己洗脚,而且要赵均像狗一样的舔自己的脚,服侍自己穿
鞋穿袜还要经常给她当马骑,一不开心就拿个鞭子对着赵均怒吼鞭打。何玲继承
了父母所有的缺点,没娘心,缺德,风骚,在学校成绩最差,也是最让学校头痛
的人物。在学校老师没几个喜欢她,倒是整天跟着一些社会青年和学校里的一些
坏男生玩得很火热。
  把赵均一个人锁在屋子里,大力又出去了。其实无时不刻赵均无不想从这里
逃离出去,可是这个地方地处偏僻,赵均无论怎么喊叫,也不会有人听见。而且
他们一家三口每次出门都是锁住大门,没一层门都锁的严严实实的,而且还用铁
链把赵均拴住,整天就是让赵均这么暗无天日的过日子,活动范围不能出这个家
门。这是非常拘禁,是犯法的,赵均虽然年纪小但还是懂点法律,但他太需要的
是逃离这个家。
  到了中午,老板娘水花回来了。最近水花有点奇怪每天都感觉都身上都感觉
到很痒,但平日丈夫和女儿都在加不敢抠。今天痒得确实实在难以忍受,她一回
家就进了厕所,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天啊!」水花全身上下都是一种铜红色的
斑疹,却与普通的过敏性皮肤疹的完全不一样,而这一切都被赵均看了个正着。
看见水花全身上下的红色斑疹,赵均非常惊讶,他似乎明白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梅
毒。这时水花的目光正好扫色到了赵均,心理顿时感觉到了无比羞愧,但却更加
愤怒。
  「狗娘养的,今天老娘就要挖了你的狗眼!」水花愤怒的抽起一把尖刀往赵
均身上去。这时候她又想了想也让赵均尝试得梅毒的滋味,于是强迫性的让赵均
脱光全身衣服,与自己发生身体接触。赵均之前刚刚被大力干了一阵,现在又要
面对这个如狼似虎的母老虎,体力根本消耗不了,而且对于梅毒的恐惧,让赵均
恶心无力。这让水花感觉到非常不高兴。
  「你嫌我脏是不是,你妈的,操!」水花骂着然后一只脚踏在在了赵均肩上,
然后另一只脚又踩在赵均头顶上。
  「让你嫌我脏,哼!」只见水花拖下了自己的丝袜和内裤后一屁股就对着赵
均的脸坐了下去。
  「我的屁股香不香,哼哼!」赵均的脸被水花的屁股压住,一股恶臭差点没
让赵均晕昏。在加上脸被这么坐着,完全说不出话,只能隐约听到:「嗯,嗯!」
两声。其实这是被逼无奈的,谁会觉得别人的屁股香。只是赵均明白要是不说香,
等下不知道这个女人又要玩什么花样。
  「香的话,就给我舔。哈哈!你这种下等人只配舔老娘屁股!」水花的ga
ngmen直接对着赵均的嘴巴上,赵均隐约的看见这女人屁股上还残留着没擦
干净的大便。
               第三章耻辱
  水花发现自己身上的斑疹越来越多,感觉到了不妙,怕被丈夫和女儿发现,
于是谎称和朋友去省城旅游去了。这可大大的让赵均喘了一口气,他心理可是巴
不得水花能死在外面,这样自己也算能轻松点。接着一如既往的日子,赵均照常
的做着平日里的分内事。
  「白痴,主人我回来了」何玲今年读初一年,学习成绩可谓一塌糊涂,每天
就知道和男生鬼混欺负弱小,而对于自己的的「家奴」赵均,她更是没把他当人
看。赵均委屈的装出了欢乐的样子,没办法,曾经好几次表现的心不甘情不愿的,
换来的只是他们家人的暴打,与其这样不如委曲求全,赵均狗爬式的爬到了何玲
的脚前。
  「红色拖鞋」何玲她命令道,然后抬起了一双脚,赵均会意的蹲了下去,用
嘴巴扯下了何玲的高跟鞋,然后又再次用嘴巴给何玲换上拖鞋。接着何玲把双脚
叉开,示意让赵均的头伸进来,当赵均的头头伸进去过去,何玲的的双脚就并拢
了。然后拍打了一下赵均屁股叫了声「驾!」就这么骑着赵均到了沙发上,一屁
股坐了下去。
  「跪下!」何玲已经越来越显示出了女王般的威严。已有准备的赵均赶紧跪
下,低着头,顺服的靠在何玲的脚边,用脸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腿,恭敬的听着何
玲的差遣。何玲正处于花季时期,对于性的印象很是比较朦胧的。
  「把你的弟弟,掏出来!」何玲对着赵均命令着。赵均被何玲这么突如其来
的举动感到了惊讶,只是没等她反应过来,何玲已经拖下了他的裤子!
  「垃圾就是垃圾,连弟弟也这么短!哈哈!」说着用手狠狠的捏了下赵均的
gaowan,这才让赵均反应过来。
  「小姐,求你别……」赵均痛苦的哀求着,可是赵均越是这样就越让何玲开
心,只见何玲从脚上脱下了一双臭棉袜,似乎又一根星期没有洗过非常的恶臭,
然后往自己袜子里倒了点洗洁精。
  「你的jiba真是又臭又黑,老娘给你好好洗洗!」说着笑着把其中一双
臭棉袜挂在赵均直挺的yinjing上,guitou上就这么接触了一双久
未洗过并且有臭脚的人的臭袜子,那是一种多么麻痒的感觉啊!可是奇怪的是赵
均的并没有就这么瘫了下去,还一直保持着直挺,还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其中
哪里是帮赵均洗jiba,倒是何玲把找赵均的jiba当成洗衣刷来用,用赵
均的jiba来给自己洗袜子。许久后,赵均的jiba上喷出了白色液体,正
巧就射在了何玲的袜子上,这让何玲很是恼火。她顿时抽出了一条大绳子把赵均
绑住,然后拿出了一把尖利的水果刀。
  「不要,不要……」赵均的脸上惊现各种惶恐,他以为何玲是要阉了他,还
把他的嘴巴给塞住了。何玲的确没有阉了她,她一首握住了赵均的jiba,用
尖刀在赵均的yinjing上刻字。注「非何玲女王莫属」七个字,残忍如蝎
的何玲丝毫不理会,赵均的鲜血从yinjing上之流,刻完七个字后,何玲
很是开心,并且拿出手机拍了张做了纪念,而赵均早已经昏死过去了。
  「小玲,你的大便怎么没冲干净啊!」回家后的大力对女儿此行为很是不悦。
当他走进去一看时,发现了地上有一大片血迹,大力感觉到了女儿似乎玩了什么
过火的事情,走进一看。发现赵均瘫倒在椅子上,鲜血从下半身之流。
  「这么玩,会出人命的。」大力走向前去拖住了女儿,并且用脚踢了下赵均,
看赵均没死,顿时心里放了下一口气。
  「爸,我不过是在他的jiba上刻了几个字而已,他就这么坚持不住了,
真是个窝囊废!」何玲对大力说道。
  「先不说这个了,家里的马桶你怎么又没冲,别学你的婊子娘,小心以后没
人要!」大力对于女儿倒是还是有点父爱般的关爱。
  「马桶又堵了,我们家该换新马桶了!」何玲说着把目光投在了赵均身上。
  「换马桶不要钱么?」大力大声骂道,他看见女儿目不转睛的盯在赵均身上
似乎明白了什么。
  「呵呵,好主意,女儿还是你聪明!」大力竟对何玲这样跨着。然后替赵均
简单的做了下包扎,然后就和女儿开始了建造家里的专用马桶。为了不引人耳目,
大力用了数天的时间在地下挖出了个地洞,而且还不让赵均知道。就这么花了半
个月的时间,地洞打好了,也就是赵均的新家了!
               第四章逃离
  数月后……
  在一个地处偏僻的民房下面一个简陋的地下室里,一盏昏暗的灯光微弱地照
亮了房间,这是大力父女花了数月时间建造的。而那天起那个叫赵均的男孩从地
面「消失」了,因为他被锁在了地下。窄小的地下室里,索性有这个个微弱的灯
光,让赵均得以看清地下室的全景,粗糙的混凝土毛地面,阴冷的灰色墙壁上挂
着一条黑色的很粗的皮鞭,角处似乎是一个大便用的蹲坑,还有一个形状很怪的
马桶,蹲坑边上有几张皱折的厕纸,地面的中央有一个刚好能伸出头的黑乎乎的
窟窿……
  「看什么,白痴,今天本小姐我要尽情地虐待你,狠狠地滥用你的嘴脸!」
何玲优雅地从赵均身上跨了下来,命令赵均跪在粗糙的地面上,然后,何玲踏着
高跟皮鞋取下挂在墙壁上的黑亮的皮鞭,然后高傲地站在赵均面前,赵均不敢抬
头,怕又被何玲踢打,这时,主人发出了命令「白痴,抬起你的狗头!」赵均听
后立刻讨好地抬起肮脏的头来,何玲将右脚的高跟鞋踩在赵均仰起的脸上,尖细
的金属鞋跟踩踏在赵均脆弱的嘴唇上。
  「垃圾,你这个下贱得跟猪一样的臭狗,看见那个窟窿吗?哼,给我滚过去!」
赵均急忙连滚带爬地爬到那个黑乎乎的洞前,何玲冷笑着用高跟鞋拨开了窟窿旁
的铁皮盖子,原来,窟窿的下面还有一个狭窄凹槽。不用说就就是他们家专门留
出让赵均下跪的地方了。
  「给我跪下去!」何玲命令道。
  赵均不敢怠慢,立刻让自己的身体滚下槽里,槽底尖锐的混凝土棱角几乎折
碎了他的膝盖,忍着疼痛赵均能跪在里面,何玲又用高跟鞋将厚厚的盖子封上。
此刻,除了赵均的头从那黑暗的窟窿里露出地面外,他的整个身体都被紧紧地卡
在那狭小的凹槽内,他愈发感到害怕,不知道何玲将带给自己多么残忍的虐待。
  「白痴,张给你的狗嘴!」赵均知道何玲又要干什么了,被关在这个地下室
里有些时日了,他们一家没给过他一个饭吃过,吃的都是他们家拉住的屎,他们
家拉出的鸟,或者是他们家发霉不用的垃圾食物,这都是赵均的主食了。也学赵
均的求生意识很强,都被人这样折磨了,还没想过如何去死。此外赵均除了JB
上被克字外,其背上也被刻字。如「何家御用马桶」留个字,还写三一家三口的
姓名。如「此便器为何大力,杨水花,何玲一家三口所有」另外何玲还在他的额
头上刻了两个「贱货」二字。
  就这么赵均缓缓的张开了嘴,一条长长的大便送入了赵均的口中。
  「不准吐哦。垃圾!老公过来下,今天我的大便有点多,他好像咽不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地下室又下来的一个人,这个人是何玲的男朋友马能华,只见马
能华走向前去。拉下自己裤子里的拉链,掏出自己的JB,对着赵均的脸撒起了
臭尿。
  「哈哈,给你开胃,开胃!」说完后,两个狗男女哄堂大笑,然后离去,只
留下赵均一个人痛苦无助的咽下别人拉下的屎和尿。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赵均的命运就不会发生逆转,更不会有日后在商场上叱
咤风云的商界奇才了。当然这也是赵均的命硬,他就这么呆在漆黑的地下室里整
整两年,两年时间里他没吃过正常的食物,成了何家一家三口的便器。何家给他
吃的都是的垃圾发霉食物,或者老鼠尸体,就是这么生存条件下,赵均竟然熬了
两年,不可谓是生命奇迹。《荒野求生》里的「贝爷」贝尔·格里尔斯与之相比,
也不过如此。两年来赵均的日子都是如此过的,也许把赵均「存放」在地下室做
马桶太久,何大力一家自己也觉得恶心,而且地下室由于久没清洗,满是蟑螂老
鼠苍蝇和蛆虫,另外还有个原因是这个老房子要拆迁了,一直以来何家都是这个
地区的钉子户,由于赔偿金不让大力满意,所以一直拖到今天,镇政府终于下狠
心了决定强拆,也许也是因为怕家里私藏孩子的秘密虐待男童的秘密被人发现,
大力再次放了赵均出来,而此刻的赵均已经是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一阵风也许都
能让他吹飞,皮肤非常粗糙,头皮发黄,像个猴子,如果有记者能发现这个秘密,
绝对是爆炸性新闻,可是赵均的命不好,一直被人这样虐待了8年。
  面对政府的强拆,大力终于妥协,并且按原计划只领到十多万的赔偿金,尽
管大力十分不满意但也无可奈何。而赵均被「接回」地面上的日子也同样不好过,
只不过不要关在地下室里而是被关到大力开的小饭馆里的杂货间里。
  一天,赵均在给他们家洗衣服的时候。偶然听见了水花在和一个人打电话。
赵均虽然身体很弱,可是头脑还是非常清醒的,甚至记忆力可谓过目不忘,他透
过门缝里看到水花边打着电话,变打开保险柜,这个保险柜里设有密码,赵均虽
然看不清水花在输入什么密码,但能凭借着记忆记清水花输入时候的手势,他闭
上眼想了一通大概就知道了。而且他发现这保险柜里有十多万现金,这也是何家
的全部家当了,于是赵均的心理便在盘算着一个计划……
               第五章报复
  多年来这一家三口是怎么凌辱虐待自己,赵均心理可是非常的清楚。谁着年
龄的增大,他渐渐想如果不找机会逃离这个家,这辈子是没希望的。
  「狗娘养的,你是怎么做事的」水花拿起自己的高跟鞋狠狠的往赵均脸上敲
打的质问着。原来水花前阵子和朋友去爬山,刚买的高跟鞋上沾满了许多泥巴,
回来后就甩在鞋柜里让赵均给自己洗干净,而赵均这些时日精神已经渐渐不放在
这些所谓的「正事」上了。
  「哼!等着瞧,老娘们!」赵均心理嘀咕着,而水花完全没注意到赵均在她
转过身的时候的那个眼神,是一种充满仇恨的眼神。
  「我要监督你工作,给我帮张凳子来!」赵均听命立刻给水花帮了凳子坐。
  「给我擦啊!还站着干什么,垃圾!」水花辱骂着同时踹了赵均一脚。赵均
拿起了那双脏脏的高跟鞋跪在水花脚前擦洗。
  「真是笨,我叫你怎么做,你怎么洗!」水花的命令赵均只能接受。在水花
的命令下赵先将一双高跟鞋放在腿上,一下子,大腿就被鞋子弄上了一层黑灰,
可见鞋子是有多脏。
  「我要你闻闻里面的味道,要听得见呼吸!」赵均刚把鼻子伸进高跟鞋时候
就能闻到了一丝怪味,有点像咸鱼般的味道,这个家中里面水花的脚比大力的还
要臭,赵均一直这么觉得。然后在水花往感谢写上倒了点洗衣剂,在命令赵均用
舌头先舔起来鞋底。真是一口泥沙,还混杂了些地毯上的毛和纸皮,但这对连屎
都吃过的赵均来说,也许根本不算啥吗,屎都吃过了害怕什么赵均都是直接吞了
下去,就这样芳芳把她的鞋底仔细的清理了一遍。
  「好,干的还算让我满意,现在给我穿上!」赵均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舔洗完
水花的一双高跟鞋后,水花又把脚伸到赵均嘴边。赵均立刻蹲下,叼了起来给水
花穿上。
  「呵呵,越来越另我满意了,小贱狗!」穿好鞋后,水花拍打下了赵均的屁
股站了起来。
  「我准备出去下,刚才我的大便拉在你的枕头上,快去吃吧,别饿着!」带
着轻蔑和嘲笑的语气水花出去了。而今天就是个机会,原来赵均这两年来一直在
装傻,在大力,水花,何玲面前故意装得只知道自己是狗一样,甚至故意不说话,
只会汪汪汪,让大力一家以为赵均是疯了或者傻了,何玲更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
让赵均学狗,赵均也一样照做,好几次甚至故意把赵均放走,结果赵均还是爬回
来,慢慢的大力一家真相信赵均被自己一家三口「改造」了。其实他们哪里知道
这是假痴不癫,慢慢的一家三口放松了对赵均的警惕,今天大力和朋友去省城办
事,「小公主」何玲也和同学出去旅游,现在水花又上市场买菜,这是从来也没
有的机会。赵均盘算着时间,到冰箱里不管生的肉还是鱼全部都往自己嘴巴里去,
他太久没吃到正常的食物,没多久竟然就把冰箱里存放的牛奶,排骨,鱼,萝卜
吃得精光,然后开始行动了。他翘起了大力的房间门,然后进入大力房间打开保
险柜。凭借着上次的记忆,他根据记忆中水花输入的手势来输入,一次两次没成
功,第三次就奇迹般的成功了。一打开,十几万现金还有银行卡,存折,凭借着
对这家人的了解,赵均甚至知道密码是什么了。他找了个熟料带把十多万连银行
卡存折塞了进去,然后到门前,发现水花竟然要回来了。
  「这可怎么办!」赵均急了,难的有今天这个机会,如果被发现了自己以后
在也没有出路,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拿起了个酒瓶子站在门后。
  「贱狗,大便吃完了吗?」水花一进门,随脚把鞋甩到一边,因为平时赵均
都会去整理好。然后水花走进厕所(厕所是赵均的卧室)看看动静,谁料不见赵
均人影。
  「人呢?」水花急了,就在她转过身去的时候,赵均的酒瓶子狠狠的敲到了
水花头上,顿时水花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就这么水花竟然就被打死了,赵均心
理也急了。他看着水花的身体,心理想了许多种计划,是放火烧了这个房子还是
直接把水花放在这腐烂掉直接逃走……最终他下定狠心,做了种灭绝人性的事情,
他要把水花解剖了,分成一块一块,然后直接吃掉。反正屎啦,蛆啦自己都吃过
了,人肉又算得了什么,而且这个女人生前又是怎么对自己的,抱着这种想法。
赵均也清楚何家与附近的邻居关系都不好,没人会来串门,所以他动手了。拿起
刀把水花给分身了,然后一块块的切了下她身上的肉片,也许长期以来都是吃别
人屎喝别人尿,人的肉和血此时对赵均竟然也是种美食,用了一天的时间,赵均
把「水花」整个人给吃掉了,然后清理血迹。至于骨头则被赵均带在身上准备随
行带出去。
  8年了,这是赵均第一次获得自由,他走出了这个家门,可是不幸的是正巧
在楼道口与大力碰了个正着。
  「你这是去哪里,背后又背着什么!」大力很是愤怒的一把手想抓住赵均,
却被赵均避开。
  「站住!」赵均立刻逃跑了,大力则在后面追赶,也许大力人开始老了,体
力不比以前,而且这两年里患了心脏病,没多久就跑得很吃力。
  「呼呼呼」大力气喘着。
  「你无路可逃了,快给我走!」大力命令着,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的赵均怎么
可能会放弃,可是打斗自己根本不是大力的对手,就这样跟老鹰抓小鸡一样的,
在一个无人的空地上你来我往的晃着,这时候大力终于感觉到心脏疼痛,拿起了
药。这个举动被赵均看见,赵均飞快的跑到面前,闪电般的夺去了大力的药。
  「把药还我,你这个畜生!」
  「没门,来啊!追我啊!」两年来赵均第一次开口讲话。
  「原来你一直给我装傻。」大力气的心脏更是难受。
  「你们这群人渣,你是怎么对我的,我会加倍奉还。」说着拿着药又飞快的
逃跑了,而大力终于因没有来得及吃药,心脏病发作而死。一天里,自己身上背
负着两条人命,可不是闹着玩得。赵均看着失去呼吸着大力,又望了望周围空无
人烟,他背起包子逃跑了,而现在对他来说能跑哪跑哪……
             第六章华丽的锐变
  「给我把靴子舔干净,垃圾。」
  「你这个畜生,还我们命来!」
  「贱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哈哈哈哈!」
  「不要,不要,我不是你的狗,我没错,我……我是人!」赵成飞睁开眼睛,
一切的幻觉都消失了,眼前依然是自己熟悉的房间。多少年过去了,他始终没能
摆脱这个噩梦,尽管住在这个豪华的别墅,睡在这高床软枕上,但整整二十年了,
他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每晚他总是被这些噩梦给缠扰。带上自己的宽幅的眼镜,
他起了床来到了梳洗台前。这是一副略显世故沧桑的俊逸脸庞,浅浅地洋溢着亲
和的笑靥,微颦的眉宇间释放着的深情缱绻,健伟岸的身姿,迷茫摄人的气质,
冷峻中透着睿智,成熟中又不乏鬼马,然而当他翻开遮掩住额头的刘海的时候,
可以清晰的见到他的头上有一块很长的刀疤,在看看他的背部更是惨不忍睹,背
部完全一片黑色的淤痕。难以想象这么一个高大帅气,并且年轻有为的XX集团
总经理究竟有过怎样的过去。然而最让他在意的还是翻开他的下半身,那个直长
健壮的yinjing上可清晰的看到七个字「非何玲女王莫属」,没当翻开自
己的下半身,看见这个对男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的时候,他的心情是无比的愤怒,
无比的羞耻。
  「何玲……」没当这个时刻,赵成飞就不禁的怒吼出了这个名字。
  而这个赵成飞实际上也就是二十年前的赵均了。话说二十年前,赵均盗走何
玲家保险柜的资金约二十万元后被其母杨水花发现,兽性大发的赵均为报多年来
的羞辱之仇把杨水花残忍杀害并且分尸解剖,随后还把其活生生的吃掉。而杨大
力在追捕从自己家里出逃的赵均的时候,无奈心脏病发作,被赵均发现夺走其药
物后,致杨大力心脏病发作而死,身负两条人命后的赵均心理非常害怕。随后进
行了数年的逃亡流浪生活,流窜多省,四年时间经渝湘鄂豫后入鲁,后经鲁入苏,
随后在江苏改名赵成飞,并在江苏在江苏本地从事课本随后参见成人高考考入大
学后入沪工作,期间意外救了一浙江商人性命,做为报答浙江商人把他送去美国
留学深造。凭借着过人的聪明,赵均很快完成学业留学归来,后进入了XX公司。
因为从小经历过许多沧桑,在加上本来就头脑本来就十分聪明,赵均拥有者常人
所没有的洞察力和魄力,由于做人做事快准恨,他一进公司就被该企业老总林X
X赏识,林XX本来也为商界枭雄,但这些年由于一些观念老化,公司业绩停滞
不前,在加上身体已经不比以前,管理这么大的企业,林XX开始感觉力不从心。
自从赵均这个年轻人来到他公司后,他就十分看重,于是大力培养。结果不到两
年时间,赵均就用自己的智慧证明的自己,让一个连续几个季度都亏损提升了公
司的业绩和威望,并且提出了改革公司的计划,得到林XX的赞许,随后被认命
为该公司的总经理,世人都称他为「打工皇帝」。为了将其视为心腹。为招揽人
心,保证赵均永远为自己所用,还决定将爱女许配给赵均为妻。赵均虽然出生寒
微,但对林XX和一些商界老前辈来说却是个非常难得一见的商界奇才。在加上
赵均在其公司里展现的经商能力都被林XX看在眼里,于是赵均也就成了林XX
床快婿的不二人选。而事实证明林XX没有看错赵均这个「准女婿」短短几年内
便将XX公司迅速扩张为全国性大企业,其经营范围也由当初单一种类向多领域、
方向发展,取得巨大的成功。而这就是当年给一家小饭馆里的一家三口做奴做狗,
被那个小饭馆里的一家三口折磨得千疮百孔的小男孩。他的一生可谓传奇,从一
个小山村的孤儿到小饭馆里的狗奴。在后来杀人逃命,本来他身上带有的二十多
万现金,但在重庆的时候被人洗劫一空,随后就跟流浪狗一样的经过多个省县。
这期间当过乞丐,给人擦过皮鞋,在工地上给人搬砖头,在饭馆里给人洗厕所做
卫生,甚至还加入某个盗窃团伙里做个小偷,然而他始终不忘记读书,一直以来
就相信只要知识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一直到了今天这个位置,名车,豪宅,
应有尽有。
  然而童年所经历的种种遭遇,却不是赵均能够忘记的,一辈子就像个咒印缠
扰在他的内心深处。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自行离开!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